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袁柒的博客

梦里出现的blog,醒来就应该去上它,生活就是这么简单。

 
 
 

日志

 
 

《我的名字叫可汗》谁能用鸡汤让美国成长  

2010-12-03 17:40: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袁柒

     宝莱坞向来不吝啬过度消费自己的电影明星,仿佛随便给一个制片人足够的资金,他头脑中都会冒出一个念头“沙鲁克·罕!”,紧接

 着的念头是“让丫多跳舞”,弄得我从前以为印度只有一个男演员。现在我知道这样想是不对的,印度有两种电影,第一种电影里有沙鲁克·罕、第二种电影里没有。

    这部有沙鲁克·罕的电影,开场倒是现代感十足,低角度摄影营给人一种压抑急需挣脱场景的心理需求,凌乱跳跃、线索繁杂的剪辑突出了人物的孤立与不安,手法实际上更加的好莱坞化,但在此之后,荧幕就顺利的被沙鲁克·罕全面接手,明星魅力从此便超越了电影本身,沦为了沙鲁克的个人秀,全片95%的镜头都是他中景和面部特写,声效里塞满他与众人的对话与内心旁白。

    媒体总称沙鲁克.罕是印度的汤姆·克鲁斯,还真算不上过誉,仅以明星演员的身份来讲,仅就本土市场而言,小汤哥与其相比还真的稍逊风骚,能让制作团队从开始就表现他的魅力量身定做一部电影,说明他是出场就可以给票房保底的,在导演权逐渐扩大的当代,如此明星已不多见。沙鲁克·罕拥有世界上最痴迷的观众,他们几近相同、不容侵犯的观影品味,使得印度电影对本土观众的覆盖率包含上上下下各个阶层,与民众的亲近程度,要比主要靠一二线城市中高收入者支撑票房的中国电影好太多,更接近与日常化的精神消费品。

    喜欢也好,厌恶也罢,宝莱坞电影都是无论在何时何地放都能被一眼认出来的电影。在各个方面都延续着在外人看来僵化的传统。传统很少因为题材的改变而妥协,相反,任何题材的电影都必须给这些传统留下足够插一脚的空隙。比如印度人很难接受没有明星的电影,就像你不让他们吃抓饭,很难接受没有歌舞的电影,就像不让在抓饭里放咖喱和辣椒,很难接受色彩不鲜艳光线不明亮的电影,就像你跟他说生活一团糟,电影也不例外。那一周赶回集盛装去看电影的家庭妇女还不把你给撕了,底层劳动者和中产阶级两种都很依赖于自己的习惯,家族企业控制下的制片公司留给导演的创作余地也不会太多。此处需大谈道家与辩证法故省去一千字。

    在这部电影中,沙鲁克·罕的表演痕迹虽比在纯印度片中弱了很多,但影片人物设置照搬《雨人》中的两兄弟,后半段情节又仿照《阿甘正传》,使他或多或少不得不重复达斯汀·霍夫曼,限制不小。主角khan患有埃斯伯格综合症,程式化的自言自语,缩肩歪脖、过度紧张、语言能力迟钝,眼神闪烁不能直视他人。特别是仿照《雨人》中患者过街看见公交车时惊慌失措险被撞倒的桥段,在场景调度和镜头剪辑几乎没有变化。

     宝莱坞喜欢翻拍和抄袭、借鉴好莱坞剧本的癖好由来已久,仅在2010年的几部新片中,就有动画史诗《罗摩衍那》的人物造型与《阿凡达》如出一辙,《王子》则是《黑客帝国》的印度化,《我们是一家人》翻拍自1998年的美国电影《继母》。 《山路上的意外》大部分抄袭了2008年的斯图尔特戈登的《车祸惊魂》。

        2009年年中,沙鲁克·罕曾因为名字中的穆斯林姓氏,在海关被美国警察几个小时的盘查,最后不得不调动印度大使馆‘营救’,宝莱坞万人迷的遭遇震惊了印度观众。不知是否因为主创受到此事启发,今年有了这部名字叫做《My name is Khan》的电影,影片的开场戏即使男主角因为Khan这个名字遭受警察盘查的情景,顺便解释一下,实际上沙鲁克·罕的名字也是khan,罕和可汗是一个单词的两种中文译法,本片导演号称‘K王’,他从影以来所有指导的影片名字都必须带个K字,显然这次也没拉下自己的怪癖。不知是否能作为影迷理解片名由来的小小启发。

    影片背景按照片中所述“西方国家把历史分为公元前,和公元后,911却成为了世界历史的第三个拐点”,他讲述了一个叫KHAN的印度裔穆斯林,在‘后911’时代因身份而经受歧视和打击,遂不顾一切的去寻求与美国总统小布什对话的故事。Khan是个标准的穆斯林姓名。通常我的名字叫可汗,就等于宣告我是一个穆/斯林,khan费劲心思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就是想尽办法面见小布什,跟他说一句,“我的名字叫Khan,我不是恐//分子。”这种一根筋儿的执着是观众怎么也摆脱把他和阿甘这个形象联系在一起。

    整部影片在题材处理上有过于浪漫化和刻意追求戏剧性的毛病,特别是结尾加入khan救助卡特琳娜飓风受灾者、奥巴马当选总统后面见Khan的两个故事时,有为煽情而煽情,为牵涉现实而牵涉现实的生拉硬拽之感。电影语言反映出导演意图,来自印度的khan和奥巴马在需要的时候出场时,那仰角的拍摄,无限明亮的背景自然光,辉煌、激昂的交响乐、美式民主中不可缺少的群众集会和举牌欢呼镜头。不但是宝莱坞的自恋,也是积极寻求大国地位的印度民族心理的隐约体现,更反映了创作者在作品中对于美国价值观的恋爱。

    影片在说理带有甘地主义的温情政治色彩,khan借《古兰经》中的教喻“杀害一个无辜的人就等于杀害全体人类”,又有一种宗教感召力,符合作为一个印度裔穆斯林的人物身份设定,人物在意识形态上的表现是多元的,可无法避免以一种善意的浅薄去打击另一种恶意的浅薄。比如影片主题借Khan的母亲的比喻“一个拿糖的人和一个拿刀的人,分不出是穆斯林还是印度教徒,只能分出是好人还是坏人,这个世界上好人,坏人,没有其他人”作为一部政治电影,它充斥着一厢情愿的道德说教。作为一部民族电影,在对待美国的态度上,它缺失自尊不乏谄媚。作为一部现实题材电影,涉及美国发生的具体历史事件即具体人物时。谈不上什么复杂和深刻可言。一个印度导演何必上杆子给奥巴马脸上贴金呢?

    我知道电影要分清善恶是大众乐意坐享其成的,但我的问题是,谁有权来做这样的分辨,不管在克什米尔还是巴勒斯特,也拉不下华盛顿,这些拿着刀的人不都是在争取这最终的分辨权吗?

    相信一个来自第三世界的公民用助人为乐精神感动美国总统?相信赵人无名用三个鸡汤故事感动秦始皇?就像让人相信傻子会带着疯子走路一样,因为在现实中,这两者的位置恰好颠倒。在政治生活中,我们已经并将永久像个傻子一样被疯子带着走路,所以这次我选择不相信。

《我的名字叫可汗》谁能用鸡汤让美国成长 - 袁柒 - 袁柒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4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